确定 取消
手机号
图形验证码
验证码
一键登录
邮箱地址
密码
一键登录

下载口袋律师
问律师

悲痛的我们有权利向马云要钱吗?

标签:
  • 爆炸事件
  • 捐款
  • 马云
0
199

口袋看法专栏作家:张弦

面对天津爆炸事故,我们每个人都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和对灾祸的焦虑。灾难面前,我们无助悲伤,虽然我们不是事故的直接受害者,但事故的发生却让我们成了间接的受害者,面对死亡的威胁,有了群体悲痛,有了对灾难发生的挫败感,有了对同类伤亡的同理心。

爆炸事故的发生让我们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很多无辜的人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被残忍地夺去了生命,这个事故本身触动了我们那颗脆弱的心,我们从震惊到悲痛再到愤怒。随着事故细节的不断更新,我们会带着同理心去看待这场爆炸事故,我们会设身处地为受害者着想,对他们的痛苦感同身受的同时,会思考灾难,会想着怎么帮助他们。

于是网络上有了大规模 “点蜡烛”和“祈福”的行动,民间也有了实际捐款的行为。事故发生以后,明星作为公众人物纷纷捐款,一时间形成了一种舆论导向,捐款成了公众人物的日常责任,还成了刷存在感的“规定动作”,这个时候马云“遭殃”了,他的微博评论被清一色的“逼捐”留言所覆盖。于是网上出现了马云被网友“逼捐”一亿元的新闻,对此你怎么看?

其实对待任何一场灾难,有同理心的我们希望参与的人越多越好,希望公众人物能负担起更多的责任,希望捐款能帮助到受害的人们。对于媒体所说的“逼捐”,这个行为本身是可以被理解的,因为这正是同理心的缺陷。

因为同理心,我们可能把热情放错了地方,它让我们变得偏执、狭隘、无法计量。强大的同理心让我们认为面对灾祸,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应该付出行动,献出爱心,对于没有献出爱心的个人,尤其是公众人物,我们会失去冷静的分析,从而有了“逼捐”的行为。

正是同理心让我们觉得自己有权利来进行道德判断。但我们却忘了捐款本身就是自愿的行为,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拥有捐款的完全自主权,可以根据自身的情况,选择捐或不捐,他人无权干涉。

向马云要钱,期望马云捐款,这样的我们没有错,但我们真的没有必要给捐款设权限,把过多的目光放在公众人物上。慈善从来不是公众人物的“专利”,也不是他们才有的“义务”,同理心的我们应该将目光放在如何能让我们捐的钱真正送到事故受害者手上。大家觉得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口袋看法立场

文 | 土豆
更新于 2016-01-17 20:16:20
相关文章推荐

扫一扫,更多惊喜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