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 取消
手机号
图形验证码
验证码
一键登录
邮箱地址
密码
一键登录

下载口袋律师
问律师

交通 | 出租车罢运元凶:专车软件?

标签:
  • 出租车
  • 罢工
  • 专车
0
144

“专车”即约租车,是一种可以通过手机软件实时叫车的服务。中国官方规定中允许其存在,但禁止私家车接入运营——这被认为动摇了专车产业的根基,因为目前正规租赁用车储备极其有限,大多数专车严格意义上均属于“黑车”。但更多网民似乎认为专车“存在即合理”,对“专车”有大大的认同感。曾经亲身体验过专车软件服务的中国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就表示,感觉专车服务很好,车上还提供上网服务。

 
然而乘客愉悦的体验并不能代表一切,出租车司机就指责“专车”抢了他们的生意,导致他们收入降低进而有淘汰出局的危机,于是他们高喊专车凶猛,呼吁政府取缔专车。为此还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罢运”。
 
1月4日,沈阳市约70台出租车聚集,反映取消燃油附加费、“黑车”泛滥、“专车”抢占市场等影响收入问题;同一天上午,浙江东阳市上百辆出租车聚集在市政府广场门口,整齐停放“休眠”;1月7日,青岛部分出租车停运;1月8日,南京部分出租车停运;12日济南市部分出租车出现停运,济南火车站等交通枢纽遭遇“一车难求”,市民出行受到不小影响;13日,出租车罢运更是全面爆发,包括长春、济南、成都、南昌在内多个省会城市全线开花,堪称有史以来最大规模。
 
敌人实乃“份子钱”
从表面看,多地发生的出租车司机停运事件,是为了抵制“专车”分食了出租车司机的“奶酪”。但其实,抢生意的“专车软件”只是带来了新风波,关键的还是老问题:“份子钱”,即出租车司机向企业上交的承包金。
 
“每天一睁眼就欠公司200多块,起早贪黑开了十多个小时的车,自己几乎不挣钱。”南京南站参与“罢运”的一位“的姐”称,她从2014年3月份开出租车,基本上每天早上6点出车,晚上9点收车,一天忙活12个小时以上,收入是多少呢?她举例说,1月7日当天,她共收入390元,但交给公司的“份子钱”就有200多元,加上100多元加气费,“就基本没有余钱了”。
 
实在太高的份子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驾驶员头上。而除了这座大山,还有专车服务、新增出租车与他们抢饭碗,同时要克服道路拥堵的困难,出租车司机表示实在不堪重负。据公开报道,北京出租车市场的“份子钱”是4000元,广州是5000多元,西安与之持平,而南京则要7000-9000元。
 
份子钱最早出现于20年前。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北京等国内大城市先后开始对出租车实行总量控制,并将出租车辆产权转移到出租车企业手中,司机需要向企业承包经营,而企业则受到政府特许经营的准入限制。此后,份子钱制度长期以来在各地普遍实行,而2015年1月1日开始施行的《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更是将份子钱写入了交通运输部的部门规章。
 
而出租车行业出现了“史上最大”的罢运,给出租车改革敲响了警钟,适时对出租车管理体制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革,打破出租车垄断经营管理模式,把出租车司机从高昂的份子钱中解脱出来,才能为市场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提升整体行业的服务质量与效率。
欧洲出租也受“专车”之扰
去年6月,从英国首都伦敦到意大利米兰,超过3万名出租车和豪华车司机计划在旅游中心和商业区举行罢工,敦促欧洲各国政府制定更严格的政策,来限制美国打车应用Uber。Uber就是美国人发明的专车软件,能够让消费者打到无运营牌照的“黑车”。在部分欧洲国家,出租车运营牌照售价高达20万欧元(约合27万美元)。
 
法国出租车行业对Uber这类互联网打车服务会威胁到自己经济收益的担心就非常明显,几个出租车公会在2014年年初组织了示威游行进行抗议。示威者封锁了巴黎两个主要机场前往市区的主干道,驱使这些叫车服务的车辆变道,车子路过检查站时,还会遭遇他们投掷石头、刷油漆,有的车辆甚至后车窗被打破、车胎被破坏。为此,法国政府已经出台措施限制Uber运营。但是法国的的哥们还是不满意,他们在6月份再次举行了“大罢工”活动,封堵了戴高乐和奥利机场、以及环绕巴黎的A1高速公路。
 
西班牙马德里出租车司机也在同一时间段在西班牙公共工程部门(Spain’s Public Works Ministry)办公楼外举行为期24小时的罢工。在意大利城市米兰,超过5000名出租车司机于当地时间上午8时至下午10时举行罢工;超过1000名柏林出租车司机于中午在知名商业区选帝侯大街举行罢工。
 
伦敦出租车行业的大罢工则更是长时间酝酿了一次欧洲城市最大规模的罢工。英国执照出租车司机协会(the Licensed Taxi Drivers Association)秘书长史蒂夫·麦克纳马拉(Steve McNamara)表示,他们的罢工筹备数周时间,1万至1.2万辆黑色出租车和私有轿车在游客集中的鸽子广场和议会广场(Parliament Square)等地集结。
 
此次抗议活动已远远超过汽车服务行业的范畴。包括在线房屋租赁服务Airbnb和视频流服务提供商Aereo的不断发展壮大,均对传统行业构成了威胁。传统行业认为,竞争都应当受到相同的监管限制。“多年来,政府一直对出租车行业征收新的赋税,并施加了更多的限制--从出租车颜色到全球定位系统,”法国FNAT出租车协会主席纳丁·阿内(Nadine Annet)表示,“我们现在至少要求竞争对手获得同等的待遇。”
文 | 土豆
更新于 2016-01-17 19:41:21
相关文章推荐

扫一扫,更多惊喜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