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 取消
手机号
图形验证码
验证码
一键登录
邮箱地址
密码
一键登录

下载口袋律师
问律师

空姐被塞行李架,是惯例还是性骚扰?

标签:
  • 空姐
  • 性骚扰
16
95

近日有新闻曝光昆明航空有几名机上安全人员会将新人空姐塞入行李架。公司称其是“类似游戏的惯例”且“国外也有这样的活动”,但实际上,这样的做法是欺凌新人,而且毫无异议属于性骚扰行为。

据报道,昆明航空有几名机上安全人员,从4、5年前起,都会将新人空姐塞入行李架。几乎每一个新乘务员带飞完30到50小时都会遭遇这种恶劣行为,甚至来例假也不能幸免,只有极少数内向不爱说话的新人逃过一劫,但这些幸免的空姐却很容易被贴上“不合群”的标签。

一直以来昆明航空都有多名空姐举报,但得到的反馈则说这种行为是公司一个“类似游戏似的惯例”,“国外也这样玩”,故领导评估过决定不调查。

然而,国外被拿来对比的“钻行李架”活动与昆航安全人员的行为并不一样。国外媒体所报道的钻行李架活动,无一例外是空乘人员爬上行李架拍照发社交媒体,是一种自愿的、工作之余的放松行为。相比之下,昆明航空的乘务员以手掩面,加之屡次向上级举报,可以断定这样的行为是被强迫的,二者完全没有可比性。

昆明航空空姐被塞行李箱是欺凌新人,通过孤立、低评价的方式,以“惯例”和“传统”为由,树立权威,规训新入职空姐。

另外,塞行李架新闻爆出后,有网友怀疑这样的行为已经涉嫌性骚扰。实际上,空乘人员饱受性骚扰之苦也并非新闻。根据香港平等机会委员会在2014年有关空乘人员受性骚扰的调查,有27%受访者在过去12个月于曾遭到受性骚扰,约47%人曾目睹或听闻同事遭性骚扰。其中,41%的性骚扰来自同事(包括上级与下属)。

中国没有针对性骚扰的专门立法,职场性骚扰也不是独立的案由,通常只能以人格权益受损或劳动权益受损来维权,而界定与取证难让受害者难以胜诉,大部分人只能沉默忍耐。

如2009年3月,因受到日籍主管横山宏明骚扰长达数月,多次向公司投诉未果反被开除,公司员工小A愤而把日籍主管和公司告上法庭,最终,法院判定该主管行为构成性骚扰,但赔偿金额仅为人民币3000元。

而相似的案例如果出现在美国,结果就不同了。美国1991年《民权法案》规定原告可以要求损害赔偿金,鼓励性骚扰受害人提起诉讼。2015年瑞典女子汉娜•博文把美国金融家本杰明•韦告上法庭,指控其对自己进行性骚扰、诋毁和跟踪,要求赔偿8.5亿美元,最终获得近1800万美元赔偿。

最后,即便昆明航空辩称是空姐塞行李架是“个人行为”,在美国依照法律也难脱干系,会因漠视的过失承担惩罚性的赔偿。

(本文内容来自网易)

文 | 土豆
更新于 2016-01-17 18:23:07
相关文章推荐

扫一扫,更多惊喜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