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 取消
手机号
图形验证码
验证码
一键登录
邮箱地址
密码
一键登录

下载口袋律师
问律师

我竟亲手杀了我妈妈?

标签:
  • 阻止治疗
  • 安乐死
23
180

面对重症监护室里被宣布脑死亡但仍插着呼吸管维系呼吸的母亲,郑某一声叹息。医生告知,救活母亲的几率几乎为零。无奈之下的郑某气走到母亲病床前,毅然决然地将呼吸管拔下。警察赶到,以涉嫌故意杀人为由对郑某采取强制措施。

探视时,儿子拔掉母亲呼吸管

2015年10月31日,眉山市发生一起车祸,57岁的朱素芬被一辆摩托车撞倒。朱素芬受伤严重,被医院诊断为特重型脑伤,并宣布脑死亡,救活希望几乎为零。经医生全力抢救,老人心跳恢复,但仅能在重症监护室靠呼吸机维持心跳。

目前我国认定一个人死亡的标准是通过呼吸心跳加上一部分神经系统反射检查来判定病人死亡。因此,脑死亡不是确定一个人是否死亡的标准,只要心跳还在,生命就在,只要生命还在,就该奋力抢救。

11月2日下午,郑某看着重症监护室里面目全非的母亲,不听医护人员劝阻,毅然将套在母亲鼻子上的呼吸管取下。医生见状赶紧报警。警方介入后,以涉嫌故意杀人为由对郑某实施强制措施。

靠理发维持生计,肇事摩托车主为聋哑人

为何要拔掉呼吸管?郑某内心其实是极度矛盾的。一方面,按照医生的说法,母亲被救活的希望值几乎为零,随时都有可能被宣告死亡。而眼前的母亲已经面目全非,头部肿得比篮球还大,这让郑某心里十分难受。

另一方面,生活压力的确太大。郑某与姐姐一起经营了一家理发店,到目前都还没还清债务,而重症病房的医疗费用对他们来说确实太高了。再加上肇事车主是个聋哑人,家境并不富裕,各种境遇交织在一起,郑某最终选择,拔掉呼吸管。

痛苦地活还是安乐地死?

有人认为,假如我国存在“安乐死”的立法,很多类似郑某这种情形的人就可以依法替正在遭受痛苦,且毫无生还希望的亲人作出生死抉择,而不用盲目地自己去取呼吸管。

事实上,近几年,越来越多人呼吁“安乐死”的相关立法。但“安乐死”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安乐死”不仅涉及法律问题,还涉及到“伦理”问题。目前,世界上只有少数国家和地区承认“安乐死”合法。而且从这些国家的经验来看,安乐死的申请必须满足严格的程序条件,通常要求本人提出,若是由他人提出申请,程序将会更加严格。

有人说,郑某情有可原,母亲已无救活的可能,为何还要花大价钱去苦苦挽留,拔掉呼吸管,让母亲死得更有尊严,也可让后人得到解脱。

也有人说,还不是钱闹的,若这个儿子是个亿万富翁,他会这么做吗?

还有人说,若是现在躺在床上的是儿子,母亲肯定舍不得拔掉呼吸管。

针对这样的问题,业界尚无定论。但倘若从生命本身来看这个问题,可能会简单很多。在无限的时空中,生命只有一次,这一次生命是这个人其他一切价值的前提与基础。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没有了生命什么都谈不上,更谈不上安乐死。人都没了,你如何得知他是否死得安乐?生命理应得到最高的尊重与敬畏,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剥夺另一个人的生存权,即使这个人危在旦夕。

文 | 土豆
更新于 2016-01-16 14:58:04
相关文章推荐

扫一扫,更多惊喜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