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 取消
手机号
图形验证码
验证码
一键登录
邮箱地址
密码
一键登录

下载口袋律师
问律师

《戒毒风云》— 戒毒所里的恩怨情仇

标签:
  • 戒毒所
  • 未成年
  • 吸毒
7
195

当同龄孩子享受温暖时,他们正饱受毒魔侵害;当同龄孩子用纯净的心灵感受世界时,他们正承受着旁人异样的目光;当同龄的孩子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时,他们正在戒毒场所为摆脱毒魔挣扎。未成年人吸毒,一直是我们不忍心碰触的话题……

“从没人告诉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小舒2013年8月开始强制戒毒生活,但从始至终都没有家人去探望过她。

当小舒还是9个月大的婴儿时,父母离异;9岁时,相依为命的奶奶去世。

从未见过爸爸的小舒只能去找再婚的妈妈。但在妈妈这个家,小舒没有感受到任何温暖:“像保姆一样,家务都是我一个人干,一点儿事情没做好,她们就打我骂我,说要把我撵出去。”

12岁时,小舒辍学,渐渐认识不少社会上朋友。一天,她向朋友倾诉,对方告诉她:“吃点儿这个东西,就不难过了。”小舒接了过来……那一年,她15岁。

“这个是什么,我也来尝一尝……”

寻甸县16岁的荣荣也在戒毒所戒毒。她上学时经常逃学。一天,荣荣跟朋友一起去打桌球,看见朋友在吸“小马”(麻黄素)。荣荣好奇地问:“这是什么?”朋友说:“这个你都不知道?来尝一尝!”

其实,第一次吸毒的感觉并不好,头晕得厉害,还睡不着觉。但第二次她仍然接触了“小马”,因为“想看看到底会怎样”,结果……

戒毒所一隅:白色漩涡的一天

一位吸毒人员的自述:我通常将原来的吸毒朋友圈称作“黑色漩涡”,戒毒所称为“白色漩涡”。

我在的城市是一个毒品问题相当严重的地方,纸醉金迷,声色犬马。这一切让我在少年时就落进了这个可怕的漩涡,这对我的影响是人格上的。但自从进入戒毒所之后,生活倒变得平静。

戒毒所里的监控系统可以进行无死角地监控,连洗漱间和走廊都不放过。我们必须严格按照他们订制的作息时间安排活动。每天都要被关在房间里,7点半起床洗漱,早上8点吃早餐,接着整理内务。9点准时出早操,跑步1小时后回监室。大约10分钟以后,房门打开,自由活动,接着快到11点半的时候就回牢房,12点左右开饭。

开饭前每个牢房都必须唱歌,不唱歌或者唱不好就不准打饭,吃的菜没有一点油,肉是每个周末有一点掺在其他的菜里一起炒的,其实不会超过半斤肉。

戒毒所一般都要做活,和看守所一样,都是做手工活。比如,分拣辣椒,黄豆,做塑料花,组装节日用的彩灯,撕烟头等等,都是极其简单烦琐的单调手工劳动,一教就会。

每天按部就班地生活只是一种手段,真正能帮我们抑制毒瘾的是药物,会有人安排我们定时吃药。所以,戒毒所并不像外界想象地那么歇斯底里,狂躁暴动。戒毒所里,很平静。

复吸概率大:99%重新回归 

据一位戒毒所的所长介绍,戒毒所收治的吸毒人员在三个月至一年内脱毒率达100%,但在出所后一个星期就有学员因为复吸回到了戒毒所,三个月内约有1/3的学员回所重新戒毒,半年内有55%的学员回所,一年之后有95%-99%的学员回所。

援引一段把监狱比作犯罪大学的话:从监狱“毕业”的人学到了很多犯罪技能和反侦察技能,同样的,从戒毒所“毕业”后复吸率很高,因为在所里不经意就交流到关于货源的信息。

正所谓:“一朝吸毒、十年戒毒、终生想毒”。毒品的危害非常人可以想象,要戒掉毒品,也需要非常人的毅力。面对毒品,唯一能做的就是:认识它,远离它!

文 | 阿朱
更新于 2016-01-13 10:27:21
相关文章推荐

扫一扫,更多惊喜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