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 取消
手机号
图形验证码
验证码
一键登录
邮箱地址
密码
一键登录

下载口袋律师
问律师

维权 | 我花十小时抓到偷我外卖的同学

标签:
  • 消费
  • 维权
  • 盗窃
0
442

外卖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这样价值很低的物品被偷很多人也许就是投诉一下,或者重订一份就过去了,是吧……

一位90后大学生因为外卖被偷窃,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去抓嫌疑人!

怎么抓?凭着缜密心思用各种方法寻找犯罪嫌疑人!找到后的处理方式令人惊讶,同时也令人钦佩不已!

法小宝第一次尝试分享长文,看完会觉得一点都不长,并且拍案叫绝!

这是一个真实案例,作者为盖范GetFun病毒实验室“校园信使”,听作者如何娓娓道来吧:

“我花十小时抓到偷我外卖的同学还跟她聊了聊,现在心里有些难过

我盯着她——一张纯净秀气的脸,一把及腰秀发。她的言语还在做最后挣扎,然而,她的眼睛在我提及“外卖”两字时彻底出卖了她。”


一晚上都没睡好,因为我昨天抓住了一个偷外卖的同学。相信我,并没有大快人心的感觉。

【1】追查:为一份外卖查监控的第一人

我的外卖从没被偷过,尽管舍友早已深受其害。我还曾戏说:或许我点的外卖不合ta口味。

昨天没课,临近11点时,收到快递信息,我马上换好衣服去取件。恰好已经订了外卖,我想回宿舍可以顺便取一下。

11:21,收到外卖小哥电话,我像往常一样回答:“嗯,好的!你放在楼下我马上去取!”隐约记得外卖小哥还特意提醒我“小心被偷”——我没太在意这句提醒。

11:48,我回到宿舍楼下,发现外卖不见了,于是马上打电话给商家。我反复查看了三处放置点——我经常订那家,通常会在几秒内找出自己的外卖。但昨天中午,我用了3分钟时间,把所有外卖看了三遍,仍没找见。

我想,或许是商家送错楼了,这也不是没有过的事,于是我打电话给快递小哥。一听我说外卖不见了,他立刻提高了音量。然而他也不忍过多责怪,给我多送了一份来。这一次,我亲手接收。

据说,我是第一个因为外卖被偷而查看监控录像的人。

下午两点多,我独自一人前往保卫处报案。

“你好。”

“有什么事?”

“我丢了东西,我想申请看监控。”

“丢东西?丢了什么东西?”

“外卖。”

“外卖?哪一栋的?”

“X栋。”

对方身着制服,不用说,是保卫处的人。

“给你看你怎么能找到呢?那么多人,你怎么能认清哪个是你的(外卖)?……”

“我认识送外卖的人,我也知道我外卖长什么样,因为我经常点。在他放下的那个时间点,谁拿了就是谁。”

其实我当时并不记得外卖小哥长什么样,不确定他在给我打电话时放下外卖了没,更不确定我能不能认出我的外卖。但是在当时,我不能表现出迟疑。

“哎呀他们很多人都被偷了,都抓不到。”

抓不抓得到是我的事情,所以我说:“你管我干啥。”

我直勾勾地盯着他,保卫处既然不肯解决问题,我自己来查也要拦着?

他愣了一下:“好,我先打个电话。”

我插问了一句:“是不是老有学生投诉丢外卖啊?”

“我不知道。别问我。”

他跟电话说了一堆,最后以“不能用是吧”结尾,他告诉我正门监控这两天没信号。我当然不买账,追问两次:“这么巧?我来查监控的时候它就不能用了?这么巧吗?”他似乎拿我没办法:“好好好……我让你跟她说。”他拿起电话给我,我马上接了仔细询问,发现事实跟他所说不符。“可以看……”,电话里的人问我要看哪个时间段,我就告诉她,然后挂了电话。

那男保安跟我说:“去写张申请,找你们院长签字,盖上学院公章。”我说:“公章不能随便盖。我找个老师签字行不行?”

“可以。”

“随便一个老师?”

“对。”我估摸着他想尽快把我赶走,让我在别的地方碰壁。

【2】揭晓:四小时监控“破案”

这么容易?

我飞快地去找我们党委副书记,但办公室没人。

下午三点多,我跑到上课地方找了辅导员。辅导员看了下申请,问我几句,然后掏出手机给保卫处队长打了电话。我就知道,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辅导员跟队长确认了是否方便让我查看后,直接领我去监控室见队长。

那是一个我无数次经过但从没留意过的地方。墙壁上有十几块电视屏幕一样大的显示屏,不时切换着不同地方的实时监控录像。我被领到面对这块墙壁的控制台,和另外一名年轻值班人员一看就是4个小时。

一开始,队长不断问我怎么找那个人,我没理他。一名女值班人员帮我调速度,调时间段,但是没有帮我去辨认和分析。我确实不知道哪个是我的外卖,于是我打电话给店家询问外卖小哥穿什么衣服。

很快,他们离开了,一名男校警接了女值班员的班。我和他一起开始了破案侦察行动。他对破案很有热情,他要我相信他一定能找出来是谁。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我跟商家确认过外卖员的穿着后,事情就变得顺利了。接下来,校警让我盯紧我的外卖,这次我看出来了,但是我并不认识ta。通过视频,只能看出她是从哪边楼梯上的楼,我请校警帮我追踪她的更多信息,以便更精准地找到她。

【3】对质:我们都是“受害者”?

得到有效信息后,我谢过那位校警,独自走回宿舍,带走的只是对偷拿外卖那个人的模糊记忆。经过分析,我基本可以排除ta的年级、学院。但我是个脸盲,而且监控录像画质很渣,只能靠她那身衣服和基本轮廓辨认。我性子太急,不能等到明天。第二天她换了衣服,而且我印象变模糊就很有可能找不出她来了。

于是,我开始从最可能的宿舍一个个敲门,向每个开门的同学逐一描述这个人,不厌其烦地用谎言去解释找她的真正原因——她丢了贵重东西,我要还给她。现在想想,她丢了自己的人品,难道这还不贵重吗?

大概进行到一半,终于有人对这个人有印象,但她正好不在。那时,我已经6个小时不吃不喝,那种饥渴感一下子爆发。晚上10点多,我满血复活,决定找她问个究竟。

第一眼看见她,比在监控里看得更真切——一张干净漂亮、人畜无害的脸,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了。

在最终确认前,我在谈话中隐瞒了自己的真正目的。

“你好,是这样的,我在找一个人,你应该可以帮我。请问你今天穿了什么样的衣服?”

“一个短袖和一条裙子。”她讲话很温柔。

“裙子?你确定吗?”这跟我已有的线索不符。

“是啊。”她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你能让我看看那件衣服吗?”

她在洗衣机里翻出那件短袖上衣,我从衣服里面看出来线索:“是XXXX字母吗?”

她说:“不是,是XXX数字”。

其实她没说错,我也没看错。因为那件衣服正面既印了我所说的字母,也印了她说的数字。我确定就是这件衣服,然而裙子是怎么回事?她明明穿的是裤子。她一直否认裤子的存在。但我知道,她早些时候出去跑步了,难道穿裙子跑步吗?

我把她拉到没人的地方继续询问,并向她叙述了我今天所做的努力,以及我所掌握的证据。

“你今天中午和晚上吃了什么?”

“饭堂。”

“你有没有多拿了一份外卖?”

“我帮同学拿的。”她语气越来越不肯定。从这句话开始,她就已经出卖了自己,因为我接下来肯定会问那个同学是谁。

“是我拿的,”她看起来很无助:“我现在浑身发抖,怕你告诉别人。”

我表明我的目的不是要曝光她,不然我就直接找她辅导员了:“我只希望你停止这样的行为。”

跟她坐下好好聊了聊。她说:“食量太大,经常吃不饱。”饭堂食物的分量不足以满足她的胃口。

我有点生气:“那你也不能偷外卖啊。”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的舍友之前被人偷过外卖,我也被偷过。我这是第二次……”

“那你确实不走运。你一个月有多少钱?”

“500。”

“500?那怎么够。怎么不问家里多要一点?”

“家里经济情况不好,不想增加他们的负担。”

“那兼职呢?”

“之前有做过……但是……很忙,我还在修双专。”

我实在记不清楚她说了什么,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提出各种解决办法,去饭堂吃、兼职、助学金,对她都不管用。我能怎么样呢?我再次保证:“我不会说出去,但是你要自己跟舍友解释我找你的原因。”至于是什么原因,我就不得而知了。

【4】深思:反对“以暴制暴”

我没有按照舍友的极端建议“拍照发票圈”——这样做效果很快,但后果也可能非常严重。

事实上,校警交班时,女校警跟男校警交代说要看好我,不要让我拍照。校警小哥透露,之前有学生拿着照片发到网上,对同学造成了不好影响。

我完全理解,我不是要伤害这个人,我只是想要制止ta的行为。我们走了很多弯路,就放弃继续追踪了。校警问我:“你打算怎么找?”“一个个宿舍找。”“这太难了。”“那保卫处会接手吗?”他不作声。

越接近真相,我越受煎熬。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能让愤怒压过理性,以正确的方式达到正确的目的。我不能不择手段地得到答案,然后逼死一个女孩子。所有知情 人都觉得我在做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他们对我维护道德底线一点帮助都没有,反而把我往极端的方向推。我就像一直吊在悬崖边缘的人,尽力不让自己掉下不仁 不义的深渊——它耗费了我大量心神。

宿舍隔壁小伙伴和舍友都很关心这件事。

我说:“她说她只拿过两次,就被我抓了。她之前也被人偷过。她也有不得已的原因。”

“那也不能偷别人的外卖啊。很缺德啊。”

“你真的去查了,好牛掰啊。”

“到底是谁啊?我都被偷了四五次。我们宿舍每一个人都被偷过。真是气死了。”

“不该就这样算了,至少要在楼下贴张告示,让那些人知道已经有人被抓了,起警示作用。”

“既然她偷就要做好(被抓的)心理准备。”

“这是个深度报道的好题目。”

“没有人去抓是因为时间成本大于金钱成本。”

“我不相信她说的话。说不定还有同伙。”

“我放在那里不代表她可以去偷啊。”

“就像女生穿裙子就活该被摸一样。”

“你在内疚什么?内疚的应该是他。她道歉了没有?”

……

她们只是偷外卖事件的一小部分受害者。但是,受害者就能为所欲为吗?

【5】困惑:我们活该被偷吗?

反偷外卖堪比除掉宿舍的蟑螂:事情不严重,时不时来一次,足以让你头疼。

保卫处不肯认真处理这类事件的原因,可能是事情太琐碎,损失太轻。而且天天都有不同宿舍楼丢外卖的事情,谁愿意费这个心思呢?前面这些理由显然不成立。

假如学校每个宿舍只有一个人曾经丢过一次外卖,价值10块;一层楼30个宿舍,一栋宿舍有6层,共十栋。这样算下来,所有被偷外卖同学的经济损失共计18000元。这还是保守估算。据我所知,全宿舍一半同学被偷过外卖的例子不在少数。

我在微信上搜索“偷外卖”,满眼都是身边同学的控诉,还有一些其他学校的文章。保卫处去年也发了关于偷外卖的推送,我知道那是学生帮写的,主旨不过是吐槽一下这种行为并提醒同学们要亲自收外卖。

我产生了疑问:保卫处干嘛不管?我理解保卫处人手不够,工资不高,这种事查起来费力不讨好。领导不会认为他们抓到几个外卖小贼就算立了大功,而且被抓到的 窃贼是学生,对学校声誉也不好……然而,保卫处为何要阻挠我们尝试追寻真相的努力?为何反倒责怪我们没有亲手接收外卖呢?

店家长期为此买单,他们也很不爽。当我还在看录像时,外卖小哥给我回电话,知道我来查监控他很激动,说什么也要来一起看,还问保卫处在哪儿。我费了好大劲才让他平静下来,并向他保证我一定会给他回复,请他不要轻举妄动。

(某学校学生给外卖小偷写的信)

我们正看到一段可疑视频,我实在没有心思安抚外卖小哥的情绪。小哥说:“……我现在就在你宿舍楼下……”他们很希望我能够成功找到这个人,事实上,他们一直希望有人能够站出来做点什么,制止这种行为。

晚上,商家给我打来电话,请我去他们家新开的店里试吃。热情实在的东北人,我实在不好拒绝。他们期待的是一个好汉似的人物出现,而我只是一个身形瘦小的大学生。“太牛X了!”这是我听到的最清楚的一句话,因为口音问题,也因为实在太饿。

难道怪外卖小哥没有等姗姗来迟的学生来取就把外卖放在楼下吗?他们要送的可不止你那一份外卖。幸运的学生能够得到商家再送一次的机会,不走运的同学只能饥肠辘辘地再点一份。反正,不是那个偷盗之人埋单。

回想起辅导员领我去见保安队长时边走边跟我聊:

“因为偷外卖要求看录像的你是第一个啊。”

“是吗?”我没有多说什么。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悲了。

“你们的外卖要亲自拿,放在那里很容易被偷的。”

“我迟了拿外卖就活该被偷吗?这是什么道理?”

“被你抓到了又怎么样呢?ta赔你一份外卖?”

“好啊,那就赔我一份外卖。”我就这么脱口而出。

辅导员看见队长就在前面“恭候”我们,就问:

“我刚跟ta说ta是第一个。是吧,队长?至少是第一个成功进入监控室的学生。”

队长问我要怎么处理,我说我还不太清楚,但“不能因为惧怕后果而不去寻找原因。”

他再也没问我其他问题了。

他晚上给我发了语音表示关心,他说:“你运气很好啊。换了别的辅导员不一定给你签字,把你踢给别的地方。”我知道我让他为难了,我说了让他放心的话,让他好交代。

我不是唯一一个在思考这些“维护小权益”问题的学生。有个同学因为校内文具店以高出市场价卖给她劣质笔芯又理论无果后,给校长信箱写了一封信。有理有据,最后商家主动跟她联系并且道歉。

我们不是活该被偷,但长期被偷是我们“受害者”放任不管,得过且过,默不作声的结果。

来源:盖范GetFun病毒实验室

责编:法小宝

更多精彩:

315之后,你还敢在外卖平台点餐吗?

在外卖平台消费,吃坏肚子谁担责?

买到这些“问题食品”可索10倍赔偿!

 

网上法律咨询要钱吗?   在线法律咨询收费吗?

继承财产分割法律咨询   法律咨询财产继承

文 | 阿朱
更新于 2016-04-27 16:34:20
相关文章推荐

扫一扫,更多惊喜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