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 取消
手机号
图形验证码
验证码
一键登录
邮箱地址
密码
一键登录

下载口袋律师
问律师

灼见 | 我不是潘金莲,深不见底的黑洞来袭!

标签:
  • 灼见
  • 婚姻
  • 合同
0
313

930日,根据刘震云同名小说改变的《我不是潘金莲》将在全国院线同步上映。据说这部电影在国外展演时获得了不错的口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凭小冯小刚、范冰冰、刘震云如此这般的名声,还有无厘头的让人见猎心喜的“潘金莲”的名号,该片获得几亿元票房也不过三两天搞掂的事情。

之前很少读刘震云的小说,说实在的,我的阅读习惯更偏向莫言散文诗般美丽的叙事:“八月深秋,无边无际的高粱红成洸洋的血海。高粱高密辉煌,高粱凄婉可人,高粱爱情激荡。秋风苍凉,阳光很旺,瓦蓝的天上游荡着一朵朵丰满的白云,高粱上滑动着一朵朵丰满的白云的紫红色影子。”

每每读起这样的文字,我的心情是悸动的,是隐痛的,是惆怅的,也是美好的,我能够从这样的文字里寻找到心情的慰藉,想到生活不止眼前的案卷和无尽的材料,还有诗歌与田野。相较而言,刘震云的文字干蹦咯脆,像一挺机关枪打出来的,直抵事件本身。当然,在《我不是潘金莲》这部十二万字的小说里,刘震云竟用十万多字来写了一个序,而这个序就是主人公李雪莲传奇的上访史。余下不长的篇幅才冠名叫“正文”。这是一部奇特的小说,这样的编排,是否也寓含了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奇特的故事,一个关于法院、法官接访的无奈、悲凉、荒诞的心酸史。

当然,有人读出的不是接访的无奈,不是信访制度的弊端,而是读出了一个小人物的倔强、坚强和执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想这部小说应该不是《秋菊打官司》的翻版,他所表达的不是表面上的对一个小人物的同情,恰恰相反有时还表达了对主人公李雪莲几十年如一日信访的不解。而深层的意义就在于在对信访制度的反思。作者借县长郑重的内心感受对信访制度进行了自我反问:“没想到调到这个县当县长,遇到一个李雪莲,被她的事情折腾得前怕狼后怕虎。他不明白的是,李雪莲闹的是婚姻的事,二十年来,各级政府怎么插手到人家的家务事里了?而且越插越深;李雪莲本是一农村妇女,她的一举一动,怎么就牵着各级领导的鼻子走了?这过程是怎么演变的?大家到底怕什么呢?”这段内心感受无疑是对信访制度的诘问,为什么?怕什么?我想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思考,可是找不到答案。

这个信访故事与其说具有传奇色彩,不如说是信访史上众多信访案件的缩影和集中展现,而从开头到结尾,与法院、与一干法官的命运紧密的连接在一起。

主人公叫李雪莲,为躲避计划生育与丈夫秦玉河进行假离婚,办了离婚登记手续,未料到秦玉河假戏真做竟与他人结了婚。李雪莲为了复仇安排以下计划:请求法院确认离婚是假、然后再与秦玉河结婚、然后再与秦玉河真离婚。法院起先没有受理李雪莲的案子,但经不住李雪莲三信五访,受了下来,开庭审理,民政部门当庭作证登记离婚是真,秦玉河也认定离婚是真,法院判李雪莲败诉。期间秦玉河骂李雪莲婚前就已失身,就是一个潘金莲。为证明他们当初离婚是假,为了证明她不是潘金连,李雪莲先后找到法院专委、法院院长、县长、市长讨说法。

如何证明离婚是假?如何证明你不是潘金莲?又从何证起?当然关于潘金莲的事,李雪莲真可以去起诉秦玉河,但小说偏没有这样安排,他安排假离婚到法院起诉,让法院解决不了,他安排的“潘金莲”一节又绕开法院直接去上访。结果当然不能如李雪莲所愿,于是就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期间,李雪莲阴错阳差地竟溜进了人民大会堂,引发领导人震怒,从法官、专委、院长、县长到市长全都撤职。但李雪莲并没有就此罢休,以后每年的人大会召开期间,李雪莲都要去北京上访,每年这个时候,法院总是派人到李雪莲家,送火腿,送粮油,送笑脸,大姑妈、大姑妈的叫得欢。其间演出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截访、接访的传奇故事。

一场假离婚纠纷,一起无法证伪的事件,引发了当地官场地震般的效应。而其中最无奈、最悲凉、最辛酸的无疑是两会期间,一班在北京街头漫无目的寻找李雪莲的法官们。法官由院长带队,分成五个小组,每个小组昼夜不停地在北京街头寻找李雪莲,偌大的北京,寻找一个上访者,无疑海中捞针。但县长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找到李雪莲。

小说对此有一段很写实的描写:“十四个随员,加上王公道,共十五个人,三人一组,分成五组,在北京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其中两个随员,往年来北京找过李雪莲,便由这两个随员,带两组人,去搜查李雪莲往年住过的小旅馆。这些小旅馆,大都藏在破旧的胡同深处,或在大楼的地下室里,又脏又臭。除了旅馆,还有李雪莲在北京认识的老乡,开小饭馆的,在建筑工地打工的,在北京卖菜的,或在北京街头捡破烂的,凡能找到的人,都寻访到了。该寻访的地方和人都寻访到了,不见李雪莲一丝线索。

另外三组人,集中搜查北京所有的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一是盼着李雪莲到京比他们晚,来个守株待兔;二是揣想李雪莲在北京住不起旅馆,夜里到火车站或汽车站的屋檐下歇息。但三天下来,火车站、汽车站换了千百万人,没有一个是李雪莲。天天找人不见人。“大家找李雪莲天天找到凌晨两点;凌晨,才好在小旅馆、汽车站或火车站堵人;皆累得眼冒金星。”结果人没找着,由于“天天找李雪莲到凌晨两点,夜里风寒,找人找到第四天,两个随员病了。白天还只是咳嗽,到了半夜,发烧三十九度五。王公道忙让人把他们送到医院打点滴。折腾到第二天早上,高烧仍不退,又大声咳嗽,一人还咳出几条血丝。”

法评君之所以在这里引用了这么一大段文字,因为他太写实、太传神、太接地气。无奈、辛酸、甚至还透露出那么一丝悲凉,这就是法官们的接访史。

作者塑造了一个倔强的人,设置了一个荒诞的问题,意寓明显。李雪莲的诉求之一是要求法院认定离婚是假。关于这点稍具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为什么不可能呢?假结婚可以解除,在一定条件下还可撤销,同样是虚假的意思表示,假离婚就不可撤销呢?从合同法上讲,虚假的意思表示也是可以撤销的,而唯独这假离婚,就不可以认定是假吗?当然合同法不适合身份协议,但假结婚可以认定为假,假离婚就不可认定为假?李雪莲想不通。如何能想得通呢?法评君还真有些兴致来考究一二,也稍带看出,法院在本起事件中是多无奈和无辜。

假结婚可以离婚,甚至可以撤销,因为他违背了当事人的真实意志,比如因胁迫而结婚,就可以撤销。虽然假离婚也违背了当事人真实意志,但假离婚的双方如果仍然秉持当初真实的意思表示,完全可以复婚,通过复婚来否定假离婚,即可达到目的,无须法律来认定离婚是假。如果假离婚后,一方假戏真做,说明他的意思表示已发生变化,假离婚的意图变成了真想离婚,此时如果法律允许撤销假离婚,既不能自动恢复到原有的婚姻状态,也违背了结婚必须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的条件,如果在此情形下撤销离婚协议,又不能自动恢复婚姻,双方又不自愿登记结婚,那撤销离婚又能达到什么目的呢?

这就是一地的鸡毛,本就不属于民事诉讼的范围,但法院在李雪莲三信五访下,管了,一管就管了二十多年,于是演绎出一部法官二十多年来的传奇接访史。

有君可能会问,法院当初如果不管呢?如果真如此,就如一些所谓的评论家评论的那样“各级政府哪怕给李雪莲一点关心,也不至于让李雪莲上访如此”。如此以来法院就真的成为有案不立、不问人间疾苦的众矢之的了,后果可能更严重。对如此无厘头的案件和诉求,法院无疑是处于两难境地。

冯小刚的电影还有待最终揭面,不知这个大导演从什么角度来思考这个故事,是要把他拍成小人物大坚强颂歌式的礼赞,还是更深层次地照顾到作者的本意,对信访制度的存在提出批判?对于一个不可能通过信访解决的问题,一个本不该成为问题的问题,为什么会让她几十年如一日的执着于上访?一个具有现代治理体系的国家,为什么要抛开正常地权力救济体系而另开一扇真达天听的大门?为什么履行法定职责之外,还要另外负担当事人信访带来的沉重的压力?

掩卷沉思,眼前依然是几十名法官在春寒料峭北京凌晨的街头寻找一个叫李雪莲的上访户,有人高烧,有人咳嗽,嘴里起泡,痰中带血。脑中不时萦绕着那个县长的诘问:大家到底怕什么呢?

答案在哪里?我们在等待,等待有一天,法治真正照进现实!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法评世界(ID:fybf888) 作者:胡毅杰,口袋看法已获授权,转载或商业使用请联系原作者。

更多精彩

乔任梁走了,精神疾病患者何处安放?

如果孩子要留学,学黄磊海清先算账

张靓颖如果看完这些,妈妈再也不用担心


文 | 阿朱
更新于 2016-10-11 17:32:07
相关文章推荐

扫一扫,更多惊喜等着你!